目前分類:圈子 (13)

瀏覽方式: 標題列表 簡短摘要

「就我的了解吶,美國的學生呢,知道個五分會臭屁到七八分,反觀我們亞洲的學生,知道五分可能會客氣到三四分。所以差距一下子就出來了!但是是不是差這麼多呢我想未必,大家其實不會真的差多少。」

 

abuza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0) 人氣()

自信建立起來了,
其實做什麼都一樣。

abuza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1) 人氣()

外曾祖母小小的,卻有雙大大溫暖的手,被她握著的時候
總能粗粗地蹭著手紋裡的風霜滿滿

外曾祖母小小的,走起路來悄悄卻緩緩,被她拉住的時候
總是意識不清地叫錯人說著愛打拼

外曾祖母小小的,白髮佝僂地有副靄靄的笑容,時常堆滿臉
在這禮拜三被靜靜地送進了火葬場

 

abuza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0) 人氣()

今天在討論北京奧運的福娃五隻有四隻出了事,大家都在猜最後一隻福娃代表的長江一帶會不會也有事的時候。

老爸突然天外飛來一筆的說:

「我說阿,你要怎麼難過都可以,但是不要喪志噢。男人不能喪志,還是要繼續走出自己的人生,有點像樣的才能/成就之類的東西才不會被女人瞧扁。」我點點頭,在情傷這方面,老爸和老媽,還是男人跟男人間的話比較對味阿。

abuza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1) 人氣()

  • Aug 29 Wed 2007 11:20
  • 心境

「可是她現在回來當行政約聘人員,不也跟行政助理差不多嗎?」 

「是阿,所以我說心境會變阿?以前從這裡離開的人,出去轉一圈之後,未必不會回到同一個地方來。」
 


今天陪鴉老大去辦離職
雖然最後因為八月的薪水還沒請款下來沒有完成程序
但從行政大樓往共同的側門走廊遇到鴉老大的同學現在任職台大的行政約聘人員 

我有點訝異,也有點在意地質系學長姐們的出路
於是問起鴉哥 

abuza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2) 人氣()

我:
我考上了研究所,但不知道該不該唸?雖然不討厭地質,但也不覺得自己有濃厚的興趣。不想只是為了文憑、更不想因為大家都唸就唸。

Y老師:
你可以把研究所這兩年當成一個短期的job,試著去投入它、接受它。再來看看自己有沒有興趣、適不適合走下去。機會就像在等公車一樣,車來了就要趕快上車,因為永遠不知道這一班是不是末班車。既然考上了就試試看也沒什麼不好。


然後我就進來了。

abuza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1) 人氣()

今天晚上跟小猛酣鬥桌球、撞球數回之後
領取我的戰利品「寶健一瓶」之後
便在男13的大門口坐了下來

開始談起了「愛情」


當然主題不外乎就是批閱猛爺最近的進度報告
聊著暗戀、追求,與交往後相處的不同階段

後來兩個人都想到bbs上關於蘇格拉底的一篇文章
那篇文章的內容是這樣的:

abuza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6) 人氣()

「所以你討厭他會表現出來嗎?」

「會阿。不過不是很劇烈的那種啦,就覺得有他在整個空間感都不對,雖然我也知道這情緒裡頭有不少非理性的成份。但我無法控制,讓我的負面感覺累積到這個程度的量,不行了就是不行了,至少短時間內無法在平心的對待他了。」

「是喔,這樣不行啦,你這樣不夠成熟。」
「會嗎?這樣真的是不成熟嗎?」

「是阿,你忘了上次XXX的事情也是嗎,不止這一次了。」

abuza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1) 人氣()

今天,我要在這裡恭喜我的一位朋友 
一位與我頗有淵源,自大一開始
就在社團、系籃與地質系上都與我扯上關係的男人─b君

他為人搞笑、時常給人一種靈活精幹的感覺
時常在眾人面前與我信手拈來就能隨意演出一場鬧劇,開玩笑騙人不打草稿 

現在想起來
我們真的算是很有默契,也一起經歷過許多回憶的死黨 

abuza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3) 人氣()

人生在世,我最近開始思考「豹死留皮,人死留名。」這句話

清明節掃墓完的那天
我們黃氏一族的壯丁從和平禪寺的靈骨塔回來(其實只有我爸、二叔、我和老弟而已,小叔前天加班起不來)
繞過車潮,抄大溪的新橋回家
在車上老弟always不是昏車就是睡覺,自然而然話題就落在了我身上
尤其在這碩班畢業在即的敏感年紀

話說會讀這地質系,一半出自於我的無知,一半出則是自於我老爸的堅持
從很小的時候開始,我爸就是個喜歡把自己的想法強加在他人身上的人
喔,也許不是全部,但至少用在他小孩身上是成立的

abuza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6) 人氣()

今天坐捷運到紅樹林站與魏小豬相會
仔細算算已經將近三個禮拜不見了 

這幾個禮拜不能說過得不好,但時不時總是掛懷著
相隔的時間一長,總是開始有點想念
我在想大概人越老越容易寂寞吧,記得自己以前不是這麼柔情的人阿 

於是我們到淡水走走晃晃
才發現,其實老街平常冷清的很,稀稀落落的幾個人走在街上
想來是附近的住民和放學的學生吧 

abuza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4) 人氣()

當主管對你說「很抱歉,我們這裡不缺人。」的真正意思
其實是「很抱歉,我們這裡不缺你這種程度的人。」

所以說,工作都嘛缺人,哪有什麼不缺人的公司
只是有沒有遇到夠好的人讓他們想錄用而已

如果我們的能力能夠超過主管的期許就沒有不被錄取的道理,不是嗎?
這段話發生在某天的清晨大早 
兩個徹夜不睡的笨蛋,一個玩網路遊戲;一個玩blog之後
聊天聊到雞鳴天白,隔壁的工地又開始咯咯咯的鑽起地基來
才昏沉沉上床準備早睡(....)

其中一個當然是我,對象則是同寢的P學長

abuza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0) 人氣()

這是發生在週末回家的一段對話。

時間:上週六傍晚
場景:廚房,老媽在煮晚餐

「媽,你會不會覺得每次自己一個人慢慢的、從頭到尾的搜集食材、細細烹調出一道好吃的菜以後,再一個人好好的把它吃掉是一件很棒的事?」
「會阿,我就常常這樣子阿。」

「那如果一個人可以很享受這樣的事情,家事也做得很高興,每天都仔細的讓自己享受,像是聽音樂看電影啦、洗衣服做家事啦、做料理自己吃啦,都做得很快樂是不是就可以不用結婚?」
「不可能。」

「為什麼?可是他做得很快樂阿,既不需要老婆幫他做這些也不用人陪,自己每天都過得很好不就好了嗎。」
「不可能,那是不健康的。」

abuza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4)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