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Jul 27 Fri 2007 09:18
  • 蠢動

這兩天又開始幻想起各種可能性,諸如學美術設計、考網路多媒體所、或是乾脆跟三叔學投資算了等等。我不知道如此不定期的對地質研究不忠是不是一種沒有學術熱忱的表現?

這些可能性的想像就像是我腦袋裡的舊疾一樣,時不時就要復發一次。


「想做的話就去做阿,都好阿。我不覺得人生會因為踏錯一步而怎麼樣。」小豬說
「但我覺得你根本不敢去做。」當小豬從手機的那頭又補上這樣的話語時

我突然深深的覺得「是阿!」,其實我表現的不想唸博班,卻又非常非常的顧唸爸媽師長對我研究這條路上的期望,說到底只敢說不敢做,不過是自己對沒能掙脫社會與身旁期許的框架的一種反動,我叛逆在一張嘴上,骨子裡卻是溫順的綿羊,叫別人just do it,自己卻唯命是從。既沒有決心又不想逃脫。我究竟把這些所謂的規劃當成了什麼了?我真的知道自己在幹嘛嗎?不懂(嘆)。



我開始相信"個性的養成是在3-6歲的時候就決定了"這句話。有些事情它一直不斷的repeat又repeat,就像是6歲後生而成形的缺陷,無法解決,只能任由它在身體裡蠢動。


創作者介紹

Moho-cast

abuza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2) 人氣()


留言列表 (2)

發表留言
  • dog
  • 我覺得你很適合研究
    你不覺得你在求學路上滿順的嗎
    說不定你天生就是來唸書的
  • abuza
  • 也許吧

    但我覺得唸書和做研究其實是兩回事~
找更多相關文章與討論