會不會有些時候覺得錯過了就錯過了,不想再使力。那如果到了那個時候我們還有什麼理由前進呢。但是其實前不前進這件事情本身就相當有隱晦性。停下三秒來想想的話,它也許什麼也不意味不是嗎。

abuza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0) 人氣()

  • May 27 Sun 2012 15:14
  • 版面

大學時期記得花好幾個晚上弄出來的自以為偽文青的三欄板面因為Pixnet的不再支援而結束了.. (雖然不知道好好的一段程式碼在哪裡有什麼好不支援的- -a)。 感覺像是一個時期的落幕,終於也走向以前總是反抗討厭,現在卻覺得好像也沒什麼好或不好的過去眼中的大人了。覺得很奇妙、不知道這到底是成熟還是妥協,又或者這兩個字眼原本就是同一件事,只是看是它出自哪個陣營的嘴。Anyway,總之Blog現在換上了這身素服,有點像是空白的稿紙,白淨淨的等著被填上些什麼,似乎也不壞。 

abuza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0) 人氣()

本季月九的愛情小品,雖然主役是男帥女美的錦戶亮和新垣結衣。
但真正的主角可以說是..

abuza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0) 人氣()

  • Sep 14 Wed 2011 03:15
  • BOOK 1

我發現我還是很喜歡看書(即使已經不像以前啃得這麼頻繁),在睡前看書總是能讓我感到心安,透過書我總是打開一扇又一扇門,想是<駭客任務>裡的Key man,掌管著有一扇扇門的無盡長廊。就這層意義上來說,閉上眼,書真像是一道道門,門上寫著書名。打開門,你可能是站在一個高樓陽台俯看眾生百態,也可能一開門就站在沙塵滾滾的中央,轉頭就見一夥人騎著馬來追你。待闔上書,關上門,一股我在這邊的世界裡時鐘正滴答滴答正常運走著的寧靜就會降臨。像是擺著很多電腦陣列的工作站裡大型冷氣機的低鳴,呼隆隆的低頻波震動著你的耳膜,也許就像海邊潮浪的拍打總讓人舒服一樣,低頻的節奏像是母親在你背上的溫暖手掌。然後閉上眼,也許呢又這麼悄悄地打開了另一扇門。

abuza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0) 人氣()

在一個人的邊境裡,我察覺自己長得已經有些彆扭,一點怪怪的說不上來,像是靈魂的某個零件變形了。或許只是稍稍的撓曲了一點,也許就這麼個1.8735度吧。但也就在也卡不回原來的卡楯裡。並且。就這樣磨著,連卡楯也已經變形了也說不定。不過當然人沒有一個固定的樣子,就像模子會變形,螺枒會磨損一樣。但神奇的是,儘管在怎麼消損。玩具槍還是玩具槍,比如說。你不會因為缺了一角就認不出他來,你會找其他東西兜上、補上,可能直到有一天斷成兩截了,不能用了,你才會說聲"阿,太可惜了,他原來不是這個樣子的。"但是阿即使哪天有人問起,你還是會說"喔,這是斷了的玩具槍阿。"人就是這樣的東西,不會因為壞了就變成其他東西,某種程度上。接近30歲的自己,我還是我,但其實卻能輕易地察覺自己已經變了太多太多了,主動的、被動的、情願地、不情願地、有意識的、無意識的。但人生沒有加工廠,不能保固維修。所以呢?我也沒什麼好建議。也許就只能肩負起玩具槍之名繼續發射剩下的橡皮子彈吧。

聽著Tizzaybac有力的節拍和翻騰的音符,頭殼裡居然沒來由冒出這些。像是一對冶豔的眼神裡飽滿的淚珠,榮耀總是帶點傷感,自負總會有點寂寞。挺著胸膛的同時,凱旋而歸的永遠不是毫髮無傷。

abuza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1)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