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Aug 29 Wed 2007 11:20
  • 心境

「可是她現在回來當行政約聘人員,不也跟行政助理差不多嗎?」 

「是阿,所以我說心境會變阿?以前從這裡離開的人,出去轉一圈之後,未必不會回到同一個地方來。」
 


今天陪鴉老大去辦離職
雖然最後因為八月的薪水還沒請款下來沒有完成程序
但從行政大樓往共同的側門走廊遇到鴉老大的同學現在任職台大的行政約聘人員 

我有點訝異,也有點在意地質系學長姐們的出路
於是問起鴉哥 

鴉哥說她畢業以後也當過楊大的助理一陣子,後來覺得行政助理這工作一直坐下去沒什麼意思,辭了職便到外頭的公司去找工作。後來,也在機組模版之類的公司做過一陣子,公司主要工作內容是做機組模版的測試之類的事務,但她的職位仍舊是較偏行政的秘書之類的工作,結果沒多久,因為工作內容及一些公司狀況讓她覺得不甚滿意,於是毅然跑去做Toyota的業務。鴉哥說,大概是個性本來就不適合把事情講得天花亂墜,業績一直不是很好,但卻在這時遇到台大行政大樓的主任向他買車,並跟她說有個約聘人員的缺問她要不要試試看。 

後來,正如上面提到的,她又回到了安逸的學術體系,做得依舊是routine的行政作業。 


大概是老是在接觸Y老師研究室的學長姐,大家都對研究有想法、對未來蓬勃有朝氣,做助理都是為了有充裕的時間準備考試、或是銜接其他跑道,自然而然地,腦子裡裝得都是這些人積極、充滿挑戰性的背影。對我來說,雖然並沒有職業歧視,但逐漸也變得有點無法理解打算將行政助理、行政人員當做未來正職的人。我知道這樣很失禮,不過總之,這就是還沒經歷過什麼歷練的我會說出來的話。 

鴉哥笑笑說,這些工作是沒什麼發展性,是很安逸又一層不變,但每個人的出身、背景、經濟狀況不同,很多時候選擇並不是容易又沒有負擔的,出去走過一圈之後,心境就會有所改變。 


回來後,我想起上禮拜去吃花雕雞時跟和哥聊到關於博士及走學術這條路的想法。 

「我碩士班的時候也是像你這樣想,不過,出去當兵和工作之後就慢慢地不再這麼想了。只能說,你會這樣想是因為你太單純了!」和哥邊騎著車邊這樣對我說 

那時候我回他說太單純?我就是因為想很多才會這麼煩惱耶,各方面各種情況都很認真的在思考打量著才會這麼困惱耶,這樣也叫單純? 

「對,這就是太單純了。也許等你當完兵就知道了,想這麼多根本沒用,你會知道你所能掌握的其實很少,既然很少不如不要去想這麼多,好好努力就好了。」和哥平心靜氣的這麼說 


那時候其實我是懂的,但我不懂得是難道人生真的不能預想不能規劃嗎?我不敢武斷說,更無法適切的拿捏到哪裡要設立目標去設法達成,到哪裡要隨緣只管努力就好。

不過想著鴉老大的朋友,忽然覺得也許現在在意的一切會在哪個時點就隨著心境改變了,我們的內在與外在透過歷練都同時在變化著,也許我需要做的,真的只是就能努力的部分去努力就好。即使繞了一圈還是在從事行政性質的工作,但我想這條路不是白走,結果更不是差不多,最重要的是心已經不一樣了吧。我這樣想著。 




是嗎?我也不知道,我只是這樣想著。 

創作者介紹

Moho-cast

abuza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2) 人氣()


留言列表 (2)

發表留言
  • kukuli
  • 是A玲學姊吧~剛好我前陣子也聽說她回來做行政人員,聽說這件事時,不知道為什麼,我覺得有點能理解耶...嗯...搞不好..以後我真的出去了還是會覺得學校好...
  • abuza
  • ...搞不好喔

    永遠的學姊助理酷酷莉小姐(敬禮)
找更多相關文章與討論