真的是件很痛苦的事
然而我在昨晚,正確的說,應該是今天早上貢獻出了我的第一次喝掛經驗

在二樓往三樓的樓梯間吐了一地
後來和學弟清理自己的嘔吐物時,既痛快又感到有點不堪

回到研究室龔老師直說:

「哇!我還沒看過信業吐過吶。」

那時我苦苦的笑了笑,還能對答上幾句
但吐完後短暫的清醒感一瞬間就像腳底開了個洞似的迅速流掉
馬上又沉沉的陷入頭昏與不支的狀態
因為頭實在太重了,到後來頻頻攤在桌上趴著

龔老師本來還說:

「哇!信業很厲害耶,喝醉也有自己的一套處理方式,吐完又OK了。」

我心裡想著真像他會說的話
大概是我的臉色很容易騙人吧,喝起酒來臉不紅氣不喘的
然後大概在三點多吧,嗯,印象中...
看到我整個人趴在桌上之後龔老師就宣布解散了

我只能說混喝真的會很爽...!
整瓶威士忌除了欣穎一開始的兩杯,幾乎是我和和哥喝完的
後來龔老師帶來的伏特加我也喝了兩杯
因為太難喝,之後又改喝啤酒

如果是以前大概會稍微擋一下
比如說在空檔喝點開水飲料什麼的,再跑跑廁所
這樣就不太容易醉

但昨天不知怎麼搞的,幾乎是放著膽、安著心的一杯接一杯
沒有任何其他飲料,大不了就是加點沙士和梅子綠喝
總之現在想起來完全是亂亂喝
明明是別人口試完我到底喝掛個什麼勁我還是不懂

然後就體會到什麼叫做後座力這件事情
感覺像體內有股溫暖的浪啪搭啪搭的拍著岸
跟很睏快要不支睡著時打瞌睡的感覺有點類似
拼命想讓自己不要睡著
但是頭阿、手阿腳的都像綁了鉛塊似的重
看大家談天說話的樣子都好像慢了半拍,按下1/2倍速鍵似的
問我的話也彷彿看的到在空氣間傳遞一樣慢慢得進到耳朵裡來
理智像是離岸越漂越遠的小船那樣與週遭的連結逐漸不清
好像頭腦快被身體給放逐了似的

不過雖然喝得很慘,但我自認當時還是相當清醒
至少我的理性之舟還能與外界取得聯繫
說出來的話也應該蠻正常的才對
不然大家不會以為我吐完就好像沒事了一樣

不過到頭來終究還是不行了
後來散會回到R317整個人就趴了
一覺到早上10:00

我終於能體會小吳老闆之前喝掛在研究室過夜的心情了
真是糟糕透頂


尤其早上醒來身體就像泡在酒精裡一樣
醺醺然的感覺一直滿到頭頂
嘴唇、喉嚨、舌根,到處都殘餘著苦澀的氣味
肚子很餓便當卻難以下嚥
感覺整個食道縮得很緊,連蘋果牛奶和綠茶的味道都變調

終於硬塞下這些東西之後
才稍稍舒服了一點,但腦袋裡沉沉的感覺還在

說實在,每次把酒言歡的放縱之後
這種感覺真的很不好受
還是勸大家,能不喝掛真的不要喝掛比較好


以上
這就是我的喝掛經驗談-.-
創作者介紹

Moho-cast

abuza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1) 人氣()


留言列表 (1)

發表留言
  • dog
  • 喝到掛是應該的
    以前常常喝掛的說
    宿醉是專家都無法解決的問題
    專家都說沒辦法,不過喝以下的飲料便能補充流失的礦物質,打起精神:用果汁機混合兩百毫克的半胱氨酸(如洋蔥、大蒜、豆腐等)、兩顆維他命C、一根香蕉、一杯柳丁汁、1/4茶匙的鹽,以及一滴蜂蜜。如果你相信以毒攻毒這種說法,還可以加一點威士忌。但如果你記不了這麼多,那還是用解酒益吧。
找更多相關文章與討論