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所以你討厭他會表現出來嗎?」

「會阿。不過不是很劇烈的那種啦,就覺得有他在整個空間感都不對,雖然我也知道這情緒裡頭有不少非理性的成份。但我無法控制,讓我的負面感覺累積到這個程度的量,不行了就是不行了,至少短時間內無法在平心的對待他了。」

「是喔,這樣不行啦,你這樣不夠成熟。」
「會嗎?這樣真的是不成熟嗎?」

「是阿,你忘了上次XXX的事情也是嗎,不止這一次了。」


但我知道上次和這次有很大的不同。
有生以來記憶中除了國中還是國小有過一次這樣的經驗,這才是第二次而已。

OS:其實我是個很隨和的人阿~


然後我想,不能夠完完全全的掩蓋情緒,公平對待每一個人真的是一種不成熟嗎?
太過、太圓滑又難道不是一種客套、一種面具、一種社會化的結果嗎?

好惡不也是人天性的一部分嗎,如果成熟就是要磨去這些菱菱角角,那麼這樣究竟算成長?還是種變相的失去呢?

創作者介紹

Moho-cast

abuza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1) 人氣()


留言列表 (1)

發表留言
  • dog
  • 你是在說某個同窗嗎
    成長本來就要失去點東西
    綠豆發芽了 它就不需要那兩片豆瓣了
    就像有一天你發現我不講那些奇怪笑話的時候,你就會覺得我變無聊了,但是女生會覺得我變穩重了
  • 我只能說

    狗哥你這次真的中肯!

    abuza 於 2007/06/27 19:26 回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