阿布查選手因為在本中心流連忘返不務正業
連大會本部都看不下去啦,故此宣判
─「禁賽一週!
總之呢
最近生活除了寫寫論文、跑跑卡丁車
沒發生什麼有趣的事
無趣到有點提不起勁來寫寫東西

雖然東西還看不少

像是日劇追完的有《華麗的一族》、《派遣的品格》、《時效警察》
電影也看了《阿波卡獵逃》、《戀愛沒有假期》、《羊男的迷宮》

書的話沒多久前才把邱妙津的《蒙馬特遺書》看完
鹿苹的詩集讀到2/3
最近在想是要看《受活》好、還是《終於悲哀的外國語》好
但昨天早上把書架上的《終於悲哀的外國語》拿下來一翻
才發現原來是短篇合輯,天阿!
只能怪我後知後覺

雖然並沒有對短篇特別排斥
但是就是心中的「村上春樹的最新長篇作品」這個期待
有一天在高原上雀躍的跳著步就突然摔下懸崖摔死了,我的媽呀

想想為什麼會有這樣的期待
大概是因為在同個相差不遠的時間點有《東京奇譚集》的短篇推出
所以理所當然的以為是長篇了


anyway,這就是關於"終於悲哀的真相"的近日談
以上

然後青年論壇只剩四天了
真是要命...
創作者介紹

Moho-cast

abuza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0)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