有時候我真的覺得,這個世界不需要軟弱的人

但偏偏我就是有這樣的傾向
只是這部份隱藏的很好,也應該被隱藏的很好
不然天下就大亂了不是
總不能,大家約一約坐下來一起唉聲歎氣吧
用膝蓋想也知道不對勁

然後今天的心情不算好,有點down 
像是生態池旁,仰頭望出去綿延到山邊的天空 
一大片的灰藍,灰重重疊疊好幾層,及快要看不見的那一點藍
大概是那種感覺 

晚上陪翬哥去排活大的《Linda!Linda!》
不算太意外的,我們剛好很屎的排到大禮堂門前就滿座了
大概因為首場三丁目的場面過於混亂
今天說不開放站位,所以一樣是5半多到卻已經進不去了
看樣子,禮拜五的《羊男的迷宮》得再提早,五點就好來去 

然後回程遇到同樣沒排到的武陵學妹
一個叫葉子;一個卻想不太起來,竟也能哈啦上幾句
總之她們還不死心的在門外觀望
 
我跟他們說:「再見」,就往已經暗下來的外頭走去 

並不覺得特別可惜
反正今天的心情就是這樣。我只是想散步而已
散散步,盡量讓自己的臉接觸到冷空氣
這樣大概會比較抖擻,少一點哀怨的氣氛吧

創作者介紹

Moho-cast

abuza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0)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