導 演: 山崎貴 
    演 員: 小雪
             堀北真希
             堤真一
             藥師丸博子 
    影片年份: 2005 
    片  長: 133分 
    上映日期: 2007/03/23 
    出  品: Robot Production 
    發 行 商: 天馬行空 




昭和33年,是東京鐵塔修建竣工的一年,也是二次大戰後日本逐漸從希望中復甦的一年。到東京發展的鄉下女孩六子,滿懷希望可以到東京的大公司工作,沒想到卻來到了充滿人情味的三丁目,成為汽車維修工廠的學徒,展開了她的新生活。臭脾氣的老闆鈴木、溫柔的鈴木妻子、調皮的兒子一平、一心想成為作家的柑仔店老闆和寄養在他家的小男孩,三丁目的鄰里巷弄間上演著一幕幕純樸敦厚的悲歡離合,在那個電視和冰箱剛剛問世的五○年代,在那個好人總是純真、壞人也不會太壞的美好時代,一切都溫暖地令人動容。

在進入感想之前,先回味一下三丁目的預告片吧:)


說起這部在台灣譯名為《Always幸福的三丁目》的片子
實在相當好看喔(大推薦!)

尤其在開頭幾個畫面出來之後,我就知道為什麼會像電影公司的宣傳說的,這部片在東京奧斯卡頒獎時,13個獎項就囊括了12項(...真的是相當無聊的頒獎對吧- -)

像是一開始的幾個畫面處理,一平將手擲飛機往空中丟去,鏡頭順著航道拍,帶出藍天晴陽的幸福感,且順勢的繞回了鈴木汽車公司對面的糖果店,馬上就有意無意的將整個故事發展的小村落以各種滑翔的角度側拍了一圈

再來壁虎吃飛蛾那段也是,我非常的喜歡。隨著鏡頭顛倒迴旋而下,不但用俯角帶出了作家正在苦惱思考的焦躁感,也說出原來壁虎的場景是在顛倒的天花板上

類似高明的處理還有很多,像是後來全村人轟動的擠在鈴木家看摔角賽時,從面對村人的視角慢慢逆時鐘旋轉,等到轉過來電視機的這面時忽然進入真實擂台的想像裡,那種忽爾被臨場感襲擊的震撼。還有一些淡出、淡入與抽片的鏡頭轉換,
都讓這個活生生在市井小民之中的故事,流暢而充滿了張力

整體來說,三丁目在笑與悲、爆點與感動間,其實算是中規中矩的拿捏,只能說它恰到好處,沒有特出的創意。但精采在於各個場景、家庭、人物性格都透過鏡頭做出很棒的整合連結,尤其演員都表現的非常到位:

其中又以兩個小孩:一平和淳之介;飾演有著奇特口音,個性卻爽朗彆扭的鄉下女孩堀北真希;及潦倒真性情的文學家龍之介,最令我欣賞

但在幸福洋溢的三丁目背後,其實可討論的範圍很大。後來留下來聽講座之後,更覺得有好些意象在裡頭:

像是其實這部片在日本的片名是《Always三丁目的夕日》,就可以看出台灣的譯名翻得有點太過表面了。三丁目不只是有活潑的村民、古早的街景與東京鐵塔的榮景; 而是包藏著更多的,對於懷舊記憶的消逝,與昨日黃花的年代在裡頭,這就好比座談裡電影社社長所比喻的:

「這部片的概念,簡單講就是一種"夕陽無限好,只是近黃昏"的感覺。」
 
《Always幸福的三丁目》只翻出了無限好的境像,卻少了近黃昏的慨歎。基於這點,個人一直對片中的一個鏡頭耿耿於懷,後來在座談裡有個口音聽起來像大陸來的學生有點到。就是當鈴木家買了新冰箱,四個人輪流把頭伸進冰箱裡搞笑的時候,鏡頭突然切換到一張人臉,是個在前半段情節裡不太熟悉的陌生男子,是個肩膀以上的大特寫,而這個鏡頭卻意外的停留很久

慢慢的看到男子臉上的眉頭一皺,閃過一絲落寞之後。畫面才慢慢拉遠,先是看到男子騎著載貨式的腳踏車,後頭的東西蓋著紅布,露出點灰白色的物體一時間還無法分辨;接著鏡頭繼續拉遠,看到了一台被丟棄的老式冰箱,才赫然想起是賣冰塊的男子(老式冰箱是靠冰塊降溫)

我之所以印象非常深刻,是因為如果稍微留心的話,你會發現在整個三丁目的故事裡,
導演所用的手法幾乎都是喜樂參半的,有笑料有感動。孩子失蹤痛哭的時候、龍之介文學獎又落榜的時候、龍之介向老闆娘求婚的時候.....每每正要感動的時候突然惹你一陣大笑;或是才正笑著又不知不覺正經的傷感了起來

但唯獨這個鏡頭,是用很安靜的手法帶過,帶一點淡淡的哀傷,卻沒有太多的描述,這是我認為全片最能凸顯三丁目的「夕日」的地方

而這也在後來的座談談到一些很有趣的反思。像是黑鳥麗子提到的,那時候全村對新電視新冰箱的鼓譟好奇到今天,在日本擁有一台老式的冰箱反成了前衛的事情;電影社社長也補充到一些現代人的疏離,說到以前人是全村四五十個人看電視一起手舞足蹈的Happy,現在卻變成一個人看一台電視還感到不滿足

當然這中間的反差一方面是因為電影刻意強調歡樂的面向,但另一方面由科技進步所帶來的、新型態的人際關係,不管在空間、交流方式的轉變,
卻也是不爭的事實,值得思索

在今天還沒進場之前,就聽工丁說這部片會很感人。後來果然哭了兩次:一次在龍之介串通醫生扮演聖誕老公公給淳之介驚喜的那個下雪的夜晚;一次是在龍之介向老闆娘支支吾吾的說出:

「以後能不能請妳跟我一起生活」之後,緩緩的打開空的戒指盒的時候

在那一瞬間原本想笑的,卻在他說完:

「媽搭媽搭...現在我的錢只夠買盒子而已,等以後..我就會去買裡面的東西了。」那極力說明的窘態,氣氛正在既好笑又真誠的那時點哭了出來

這兩次都是真情哭,所謂真情哭的意思是,我並不是在一種感動的氛圍裡累積了一段情緒才到達臨界點的,而是忽然的就湧出了淚水。 中間許多大大小小感動的情節我也確實的受到感動,就只是沒哭。但在看到淳之介追出去找聖誕老公公的時候眼淚就啪的流出來了

秉延說這是因為這段劇情還能夠對上我們的年代,相似的童年記憶而產生共鳴的緣故

也許吧,但我不能很確定,但那確實讓我很自然的哭了。算是一次特別的經驗。跟以前看其他電影,在那導演營造的氣氛下一點一點累積起的決堤的情緒不大相同

然後說到劇中比較明顯的敗筆,我覺得是淳之介被親生爸爸接走之後又跑回來那段。雖然導演很刻意的要讓摔倒在地的龍之介難過的摘下眼鏡,接著瞇著眼好像看到什麼不得了的東西一樣的又帶起眼鏡。但是他一輕聲說到「淳之介!?」我馬上就可以聯想到接下來的發展,一齣非親非故的溫情叫罵。但如果要提出有哪些明顯的優點的話,那可真是數之不盡阿~

就連在最難處理的結局部份,我都覺得帶得非常自然。 典型的將伏筆(應該說明筆了),東京鐵塔的完工交代出來,
望向遠方的夕陽(呼應片名),給一個希望的未來,但同樣是漂亮的運鏡,讓整個情緒很舒服的得到出口

看完讓人久久不能離席,可以說真的是部值得大推的強片阿!(大拇指)

--
下面是後來找到的卡通版本,看起來似乎是三丁目卡通的片頭
再比對裡面一些人物的造型的時候一直撲吃的笑XD




 相關連結
Always三丁目的夕日官方網站
Always幸福的三丁目中文部落格
開演電影網介紹
創作者介紹

Moho-cast

abuza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0)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