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留白」,向來是種藝術;留白用得好用得巧,生活會有一種奇妙的樂趣想講話就想話,覺得想要住口時就安靜聽對方分享,對方也沒話講時就握握手傳達關心。自然而然地,不用在心理預設「現在沒話講」這種狀況;因為人跟人相處本來就是這麼自然的:人怕沒話講,可能也是預設了「熱絡才是一種常態(事實上,常態是什麼往往是人自己限定出來的) 
--轉自Ptt2 

2
「妳覺得春子為什麼能成為這樣的超級派遣員?這孩子阿,一次都沒有打破過約定。無論多麼辛苦的派遣工作,三個月的合約她都絕沒有從那裡逃走過,春子這樣說過:『只要逃走過一次,這一生都必須一直逃脫。』」春子的媽媽

隔天
「妳沒有去做時薪1800的前台小姐嗎?」春子
「那個我沒有去啦。」小森
「是面試就沒通過吧。」春子
「才不是!是想著反正大家都這樣做所以自己也去做的我是傻瓜。就因為大家都這樣做,所以別人才會說派遣員不行。所以我就在1200元這裡繼續努力吧,目標是兩個月後能夠繼續續約。」小森笑著往前走
--摘自日劇《派遣員的品格》


3
我們以為網路可以帶來選擇訊息的自由,但是三大報網路新聞的標題都是一個比一個聳動,以吸引讀者點閱,更不用說鄉民爆料已經成為一種運動,恨板變成一種文化,我們在恨板幹腦殘記者,但等下又跑到八卦版爆料,似乎…事情只要不是發生在自己身邊,它就是一種娛樂,不論本質上是悲是喜、是福是禍。
--台灣隨想 [Pesty's Articles]

創作者介紹

Moho-cast

abuza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0)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