我想,一旦某些人、某些事在你心裡深刻地鑿劃過
拼命哭、大聲笑,
走過那總是似是而非的青春記憶

 

那麼

即使換了個空間場域,相隔八萬哩海洋;或者過了無數個時間點,到白髮到滄滄
轉換成無數副皮囊,或懷念、或感嘆、或冷漠、或熱切

它都不可能遺忘,儘管在大腦皮質裡浮沉
永遠都會是個特別的存在

 

 

 

,對我來說

 

創作者介紹

Moho-cast

abuza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2) 人氣()


留言列表 (2)

發表留言
  • DOG
  • 幫你貼一個我很喜歡的詩人寫的詩 順便紀念你死去的愛情



    聶魯達*今夜我可以寫出*



    今夜我可以寫出最哀傷的詩篇。
    譬如說,「夜被擊碎而藍色的星在遠處顫抖。」

    晚風在天空中迴旋歌唱。

    今夜我可以寫出最哀傷的詩篇。
    我愛她,而有時候她也愛我。

    而許多彷彿此刻的夜裡我擁她入懷。
    在永恆的天空下一遍一遍地吻她。

    她愛我,而有時候我也愛她。
    你怎能不愛她晶瑩碩大的眼睛?

    今夜我可以寫出最哀傷的詩篇。
    想到不能擁有她,想到已經失去了她。 

    聽到那遼闊的夜,因她不在而更遼闊。
    詩遂如草原上的露珠滴落心靈。

    我的愛不能叫她留下有什麼好難過的呢?
    夜被擊碎而她離我遠去。

    都過去了。在遠處有人歌唱。在遠處。
    我的心不甘就此失去她。

    我的眼光搜尋著彷彿要走向她。
    我的心在找她,而她離我遠去。

    相同的夜漂白著相同的樹。
    昔日的我們已不復存在。
    如今我確已不再愛她,但我曾經多愛她啊。
    我的聲音試著藉風探觸她的聽覺。
    別人的。她就將是別人的了。一如我過去的吻。
    她的聲音。她明亮的身體。她永恆的眼睛。
    如今我確已不再愛她。但也許我仍愛著她。
    愛情太短,而遺忘太長。
    因為在許多彷彿此刻的夜裡我擁她入懷,
    我的心不甘就此失去她。
    即令這是她帶給我的最後的痛苦,
    而這些是我為她寫的最後詩篇。
  • abuza
  • 順便紀念死去的愛情。

    說得真好,也寫得很好,謝啦:)