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08.5.15

在這樣一個早晨,天將白未白,閒得有點過分的船工間,人融在鋼琴曲裡又想起很多妳的事,我細細地整理爬梳整個最後說再見的日子,像土撥鼠挖著他的新家似的仔仔細細,包括來往的簡訊、逃避的態度、那天基隆公園裡溫柔卻冰冷的通話,覺得應該讓自己生點妳的氣,但努力了很久還是沒有辦法....到現在電話裡那頭的可愛聲音還是迴盪在耳裡,沒有辦法。我說。我放棄生妳的氣,還是決定造那天說的:「我不會讓任何人討厭妳的!」


也許這樣連我自己都看不下去的無可救藥的溫柔,也是讓你如此灑脫離去的助因吧!(我究竟在逞什麼強呢?我真是個笨蛋...)



---
這次東北偵
我還是忍不住的寫下每天的思念
這不是想挽回些什麼
只是暫時無法丟棄對妳的習慣

這幾天在海上的搖搖晃晃
雖然難過,但至少把我丟到一個怎麼哭也沒人聽得到的地方
我想這不失為一種幫助



一回來看到妳從前對我未曾說出口的心情
心又揪了老大一下!

我很想讓妳知道
曾經有個人很認真的對妳好
但他也很抱歉
沒能在六年裡讀懂妳的心、妳的語言
其實他不是個真正體貼的男人
妳也不是個不夠纖細的女生

創作者介紹

Moho-cast

abuza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0)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