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08.5.9

最近分手潮像傳染病一樣在幾個朋友間傳開,大家都在找病源互相推託,但不過也是再轉嫁彼此的悲傷而已。

雖然六年裡因種種的困難與對未來、對婚姻、對價值觀的大不同不只一次想過要分開,但終究是忍下來,或者說一起撐過來了,也就變成一種執著,覺得竟然兩人都一步步跨越障礙過來了當然也就不能輕易地放棄對方,一度以為六年來互相培養的包容及深愛對方的部份能夠很好的遮掩那些差異的隙縫,但也許彼此間始終存在著更加根本性的瘤吧,才會以這樣意想不到的方式結束,轉眼間就宣判末期...連笑的勇氣都一下子向杯底破了個洞似地一股腦兒地流掉了,剩下滿身的錯愕、酸楚及痛心!


但我終究生不了妳的氣,當慣一個溫柔不值錢的好人,希冀妳再看我一眼、再對我多說幾句話、再多聽幾次妳的笑聲多看妳幾眼,但聽著妳熱切的言語心裡已明明白白即使如此,那些話語裡頭包藏地曾經甚至能將我溶化的溫度已經永遠地投也不回地離開了,連一點美好的餘溫都感覺不到,這是妳的無情?還是妳的體貼呢?也許我已經不需要再去揣測與想像。

妳依舊是那個帥氣的妳,連變心也變得灑脫坦率,選擇放開手,才是成全妳最好的姿態,妳不適合左右為難、背著罪惡感度日,分手,至少換來一個距離,讓我繼續欣賞妳美好的背影,還是那個世界上最可愛的小豬,只是...不再為我所獨有,眾神終究發現了妳的美麗,並將妳帶走...

我無法祝福妳的離開,但至少希望妳能夠繼續以妳的方式快快樂樂的過活,2008年5月5日,我失去了生命中最重要的一樣東西,村上春樹說:「這世界上有什麼永久不會失去的東西嗎?我相信有,妳最好也相信。」《1973年的彈珠玩具》是騙人的!事物終究會以各自不同的腳步離開妳,有的容易察覺,有的則緩慢地讓你信以為它從來沒動過,但十年二十年之後你始終會發現當你回過頭,它已經離你老大一步遠。不管你喜不喜歡、願不願意,事情就是這樣。

所以我決定試著逼自己別再打電話,我們還是很好的朋友,但我已不該再倚賴妳的聲音及笑語,那再多都是空虛,都只是裹上一層厚厚的糖粉,在愉悅的甜味之後,等著地是更深更暗的東西。就給彼此一段沉澱的時間吧,等到我能真正站起來,我才能以另一種形式繼續擁有妳、守護妳,我想這真是我上輩子欠妳的,這輩子我還是想一直保護你過得很好很好,即使走開也不走遠。

魏小豬!謝謝妳!這六年來是我人生中最豐富快樂的六年,我們彼此從懵懂無知的心動到愛情長跑的這過程,一起相互摸索成長,學習愛情裡的體諒、用心與包容等經驗是妳留給我最重要的禮物,希望用上這實用的禮物,我們都能在不久的未來,找到另一個重要的妳/你,一定都要過得更好喔!答應我,我的寶貝豬,再見!


創作者介紹

Moho-cast

abuza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0)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