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08.5.6

今天一直在想,假如那天晚上(說是那天,其實也才是昨天的事,沒有妳的一天過得真的很慢...)我不要你說出結果,而是風度翩翩的要妳再考慮,然後消失到下次放假那天,是不是比較有機會呢?

不管怎麼想從現在看起來都覺得是我太急了,因為實在受不了被關在一個密閉鐵殼子裡的煎熬阿!?否則到時你或許只是熬過那動心的過程,我們還能做男女朋友到六月,送妳出國再來個浪漫的結束是不是比較不痛呢?一切都太遲了,你還是會是那我心中的可愛小豬,但我卻對自己感到後悔,這樣我好痛喔妳知道嗎?



妳再也不會像以前那樣抱抱我、親我一下說:「不要哭...妳這樣我會心疼!」再也不會了。


創作者介紹

Moho-cast

abuza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0) 人氣()